某某发电机公司
Mou Mou Jidian Generator
发电机维修 发电机回收
发电机出售 发电机租赁
客户统一服务热线


您的位置: 售后服务

贾樟柯揭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内幕 和威廉达福模仿黑帮

法国当地时间5月25日,贾樟戛纳节评第67届戛纳电影节闭幕。柯揭竞赛单元评委贾樟柯在电影节的电影最后一天和小部分媒体进行恳谈会,详细介绍了关于本届评选获奖结果的内幕一些幕后故事,虽然有些细节因为组委会的和威要求不能详述,但已经可以让大家看到本届电影节评委会的廉达运作模式,对于热门电影的福模仿黑态度等关键话题。在对话中,贾樟戛纳节评贾樟柯强调最多的柯揭就是电影视野应该广阔,这是电影中国电影特别值得思考的问题。对于为何《冬眠》获大奖,内幕《奇迹》和《妈咪》有哪些特别突出的和威优点,朱莉安-摩尔为何在影后角逐中保冷胜出等广泛关注的廉达话题,贾樟柯也给出了评委会和自己的福模仿黑答案。一本正经担任评委之余,贾樟戛纳节评贾樟柯也是玩心大起,一会儿和威廉-达福穿着正装模仿黑帮,大玩《黑客帝国》,一会儿加西亚跳霹雳舞。《冬眠》胜在视野广阔 中国电影应该思考问:看完竞赛单元这些电影,对今年整体的感觉怎么样?贾樟柯:我觉得水平很高,而且很整齐,没有什么太让我们失望的电影,看了之后就必须去深思。所以重复老话就是:能入围就是荣誉,这些电影太好了。问:评委觉得《冬眠》好在哪儿?贾樟柯:我们看电影是这样子,看完之后每个人分享感受。特别像在大学里面上课,简-坎平主持,来,你说说。我们就会说,(某某电影)挺感动的。她就问,那怎么感动呢?要谈细节,我觉得特别有趣。十几天下来,我都有点瘦了,像是每天要去上下课一样,特别有意思。评委会是一个互相启发,互相提醒的过程。对我来说,《冬眠》非常广阔,这种对人生、人性和生活理解的视野广阔性,有点像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小说。那样的视野不仅在文学中少见,在电影中就更少见了。这个电影用三个多小时的篇幅,展开了这样的一种描述,我觉得这是让每个人都欣喜的。影片自身的也有电影形式的美感,这些都是它胜出的原因。最主要是因为大家都喜欢。问:会不会有评委觉得对话太多了呢?贾樟柯:不会。因为谈话是人类最常见的一种活动形式。而且《冬眠》并不是依赖谈话来推动剧情,谈话代表着人物的困惑和人物自身的思维形式。跟我们以前谈剧作的时候,依赖对话推进叙事是不一样的,它是作为人的一个存在状态来描述。那些谈话并不推进剧情的演进,并不是功利性的功用,谈话是人类最主要的一个活动,就是人和人接触相处,谈话非常重要,还非常优美。特别是这种群像的人物建构,我觉得也是显示了导演的控制能力。我所说的那种广阔性和开放性,也是由这个群像来支撑起来的。电影里面不仅有夫妻,他的家人,他的房客……整个结构本身就呈现出一种视野。 这一次的电影给我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有好几部的角度很小,但是视野非常广阔,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中国电影需要想一下的问题,叙事视野广阔的问题。影帝胜在形体控制 摩尔的表演像戈达尔问:河濑直美好像也走了闭幕红地毯,但是最后没有奖,是不是之前评委会也曾经考虑过给她奖?贾樟柯:大家都很喜欢,都很喜欢他的电影,但是评奖就是这样。问:觉得影帝的表现如何?贾樟柯:影帝我们在两个电影之间选择,最后选择了《透纳先生》。因为蒂莫西-斯波一个人撑起了一部戏,他的形体,语言的处理,都更突出一些,特别是他形体的控制。问:另外一个人是谁?贾樟柯:那个就不能说了,那就是纪律了。问:像朱利安-摩尔得影后,其实大家都挺意外的,评委会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贾樟柯:其实她的表演和戈达尔的电影有一点像,戈达尔作为导演利用电影语言的时候,有一种自由感。你看他80多岁了,随便搁一个椅子,我就这么拍了。然后他跟观众跟世界交谈的时候非常直率,这种自由感是让评委特别尊敬的。摩尔也一样,她的表演形体就是很自由的。当然我们传统的来说,她也会塑造人物什么的,每个演员都必须有这个能力,否则来不了戛纳。但她最突出的就是表演上的自由,我们这一次有好几个女演员,她们从演员的感受在谈表演,也能感染我们。贾樟柯力挺泽维尔-多兰:他还会走很远问:自由是戛纳电影节的特点吗?贾樟柯:我觉得是属于优秀电影的。在戛纳看这些电影的时候,你能感觉到自由,你真的知道创作这种自由是能够从那个银幕上体现出来的。就是我们在口头上、交谈中、采访里一直强调的东西,真的在银幕上有反映的。问:泽维尔-多兰的《妈咪》是不是也遵循了自由这个原则?贾樟柯:《妈咪》当然是自由自在,但是我觉得《妈咪》对我来说,更主要的是内在的激情。这是一个很抽象的话,但是我觉得,他有这个年龄的身体感觉。我在评审会比较多强调的是,能看出他真的是一个年轻人,这个电影有他身体的感觉,有他20多岁的身体里面的激情,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真实的电影。可能塑造的人物有点心理问题,小孩有点多动症什么的,看起来是有点假定性的。但是我觉得那就是一个非常真实的自己,因为他真实的自我投射在里面了,非常难得。通过这一点,我能判断他会走很远。因为他从一开始拍电影,就知道把自己放进去。而且他在形式上的尝试,又非常符合他的电影,然后画幅的改变和人物心理的转变,情感的递进,都是有关系的。打开然后再收回来。我们看完之后就说,他一定需要得奖,但是哪一个我们在谈。《利维坦》不够突出 电影要付诸于视野问:当评委和来参赛,哪个更紧张?贾樟柯:参赛根本顾不上想电影的问题,每天都在是那边在谈销售、采访,都在工作。我一般有片子在戛纳或者威尼斯参赛的时候,最多看两三个,而且是中国电影。所以当评委感受到的戛纳和当导演不一样。我喜欢看早上八点半那一场,因为那一场我的体力最好,因为是北京的下午两、三点钟。电影院坐满了人,安安静静大家看电影,那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都是红毯什么的。问:看这次的电影对你之后冲击金棕榈会有启发吗?贾樟柯:很难说具体在创作上会怎么改变。但是我觉得视野的广阔性问题,是这一次我意识到的。我以前一直在琢磨,为什么有些电影题材蛮好的,然后做成那样了。这一次,我突然明白了,题材无所谓大小,不是说所谓大题材才能广阔,小题材也可以广阔。反过来你看小津安二郎的电影,非常广阔。但有的大题材,有很大的社会背景,很大的历史事件或者什么,但是做得很窄。电影里面要付诸于一种视野,宽阔的视野和真挚的感情,这个是一定的。就是说,如果你的情感没有投入电影,很难进入到最优秀电影的序列。问:那评委怎么看《利维坦》?贾樟柯:《利维坦》也得到鼓励了,拿到了最佳编剧奖。导演的能力很强,就是它的视觉和节奏的控制、演员的控制都非常好,但是可能没有其他电影突出。问:《利维坦》和《冬眠》相比呢?贾樟柯:这个真的不能讲。真的有纪律,太细节的不能讲。投票之前评委先沟通 四小时解决战斗问:金棕榈是在最后一天什么时候定下来的?贾樟柯:我们是每三天讨论一次电影,不说哪个会被不考虑,也不说哪个一定会怎么样,大家都谈感受。然后颁奖当天,早上开始开会。问:开多长时间?贾樟柯:对于我来说很长,但是他们说已经算很短了,四个多小时。然后大会的人说,很顺利。问:那你们通知他们回到戛纳,是什么时候?贾樟柯:不归我们通知。但是我观察了,好像我们每决定一个,就有人打电话去了。但是我们很不公平,我们的电话都被没收了,一直到昨天晚上结束才还给我们。问:你们最先评哪个奖呢?贾樟柯:我们从大奖开始评的。问:金棕榈最先评,定好?贾樟柯:对,就是完全按那个颁奖顺序(倒过来)。问:是无记名投票吗?贾樟柯:投票其实是一个程序,讨论已经有结果了,大家履行一个程序。这个是我比较在意的,因为我一直在说需要沟通好,如果大家不沟通,只是用投票的方法,结果会很可怕。我知道每个评委都有自己特别喜欢的,但是得不到太多人回应的电影,我觉得这个需要给机会阐述,试试能不能感染其他的评审。我觉得相对来说非常公平,每个人喜欢的电影,都得到了充分阐释的机会,但是有的就实现了,有的就没实现。《荒蛮故事》内在不像《天注定》 评委没有性别意识问:结果是评委会完全自由的决定吗,没有其他任何的干扰?贾樟柯:当然没有了。有几个旁听的大会工作人员,我们有时候会请教他们,比如说,我们可不可以选并列,因为这涉及到大会的原则和规则。其他完全是评审决定的。问:那今年评委会奖的并列,怎么跟电影节沟通的?贾樟柯:不,是可以并列的。评委会奖和评审团大奖,都是原则上、规则里允许并列的。问:大家都觉得《荒蛮故事》是阿根廷版的《天注定》,你认同这种说法吗?贾樟柯:题材上有点类似,都有一些社会性,然后《荒蛮故事》这几个故事里面都跟暴力有关系。但是我觉得电影方法、电影语言还是不一样的,就是外在的东西比较接近而已。那个看着挺高兴的,我觉得可能是剧场效果最好的电影。问:《奇迹》获奖,和评委里面女评委多有关系吗?贾樟柯:跟男女没关系。其实在整个评审过程中,没有太多性别意识。如果说男性女性在感受电影跟判断电影有差异的话,那是自然的从评价里面,或者从感情里面出来的,他不会首先有一个说,这是一个女性导演,还是女性故事,不会这样去进入电影。问:这次集中看这么多电影,能不能看到世界电影的一些趋势?贾樟柯:我很难类比,因为我过去看电影不多。有一些我特别喜欢的导演,他们有新片我会去看,但是从来没有这么集中看。我觉得怎么说呢?就是某种程度上,电影能很敏锐地把握人类生活方法的改变。或许是我看电影太少,阿萨亚斯的《希尔斯玛利亚》里当出现一个问题,或者说需要一个东西的时候,人物马上去Google,大家从Google里面去理解这个世界,接受这个世界的信息。《奇迹》里面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细节,就是他们家里的蜜蜂越来越少,最后发现是邻居家的西红柿打农药,我觉得非常优美。就是这种发现,很小的一个细节,你会看到这个世界的改变,是被一些很小的细节推动,就像打过农药的西红柿和蜜蜂之间的关系一样。我们谈很多宏篇大论,谈很多环境的问题,但它一个细节就解决了。就是这些影片大量捕捉生活方法的改变,我觉得这个敏锐程度,在电影中还存在。我不知道当代文学怎么样,但是当代电影我觉得,跟这个人类世界的演进,电影还是很敏锐捕捉的。达内这次没惊喜 《狐狸猎手》获得共识问:达内每次来戛纳基本上都有奖,这次没拿奖,是因为不够好吗?贾樟柯:《两天一夜》是非常好的电影,但是没有惊喜,还是我们热爱的达内。问:和以前差不多?贾樟柯:差不多。问:《狐狸猎手》呢?贾樟柯:《狐狸猎手》产生了广泛的共鸣跟共识。几乎是没有什么太多的疑问,我觉得《狐狸猎手》可以说没有受到任何的质疑,这三个演员非常好地完成电影。因为我对美国电影不了解,我可能是直观的来说,觉得他们三个演员之间的那种关系,真的是很突出,包括那个很富有的杜邦先生,演得非常好。后来他们跟我说,那是一个喜剧演员。我不太明白,是脱口秀还是什么,然后我那个翻译跟我说,就是中国的冯巩。问:你也提到电影对于社会的新认识,像《妈咪》用1:1的画幅,其实感觉特别像手机拍摄软件。评委也对这个有反应吗?贾樟柯:形式上大家都接受到了,但最主要的还是从整个电影内在的肌理看,它跟《奇迹》有一个很相同的地方,虽然看起来是不同的电影。《妈咪》有非常细腻和准确的情感肌理,整个电影在推进过程当中,是沿着一种情感的肌理,很有序地往前推进整个影片,很完整。《奇迹》是生活的肌理,那种生活肌理的准确度跟想象力也是很完整的,他们有点儿像在这个方面。也就是说,他们都找到一种内在关系,情感的内在关系和生活的内在关系。这些内在关系非常紧密地结合起来,然后往前推动影片的进程。问:评委看电影是不是更在乎片子是不是有惊喜,而不是他们是不是功成名就?贾樟柯:这是一定的,因为我们在开预备会的时候,观点都很一致,我们不是搞电影史的,我们不太会纵向多的来比较,就是当横向的比较出问题的时候,我们才会纵向比较。比如说已经有导演拿过两次金棕榈,那为什么不可以拿三次呢?无所谓的,如果真很强的话,那就第三次呗。主要是18部电影之间,横向的比较。当你有些判断的时候,再借一个作者的轨迹来考虑问题,像达内兄弟就是横向比较,大家就觉得,当然是很优秀的影片,但是其他影片也很优秀。和威廉-达福模仿黑帮片 和加西亚跳霹雳舞问:评委是坐在最后一排看电影吗?贾樟柯:你以后还要观察是吗(笑)?倒数第四排都是评委的,有一个评委区。问:看《再见语言》的时候你睡着了吗?贾樟柯:我要睡着怎么行?电影很好,我看的时候听懂60%,还有一半是不大明白他要说什么,但是接受到的信息已经很强了,评委会的时候我提到,电影一定要感染我。我以前看实验性的作品,能够感染我的不多,这部电影只言片语、语言只要能够捕捉到一部分,就已经被感染了。问:你在当评委的时候,有没有和这些评委们一起聊接下来合作的可能。贾樟柯:我和威廉-达福在模仿黑帮片打架,因为看完电影之后就在拍正装,就好像《骇客帝国》一样(比划),我还和盖尔-加西亚-贝纳尔一起跳霹雳舞。
线上百家乐网站  ICP备案: 

sitemap